ゲームに目がない|||||


by messiaaah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同人女100问

1 你的姓名?
Messiaaah,简称Messi,或者某M

2 你的职业?
人称女王(YY女王),自称纯情恋声癖,兼良知派同人女

3 性别?
女……吧?

4 年龄?
十八禁许可

5 第一次是何时发现自己是同人女?
泡某大型圣斗士相关同人论坛上瘾的时候……决定向着同人女方向努力

6 家人知道你是同人女吗?
估计是不知道,做这种事我一向要偷偷摸摸的

7 是哪部作品使你掉入深渊不可自拔的?
圣斗士啊,还用说

8 喜欢过的作品:(一个→无限)
圣斗士……等等(太不负责任了吧!?可是,我有什么办法,真的好多我想不起来)

9 现在最喜欢的作品是?
对木原音濑的作品有种难以解释的喜欢,真的很难以解释为什么我会喜欢这种郁闷的作者……

10 想写同人文的原因是?
那么多人写我为什么不能写?笑。其实最初的原因是高三的时候不想看书又不能早早睡觉,于是就写喽~

11 有没有写过自创文?
高三时写过几篇,最近一个星期继续爆发,写!!!

12 觉得自己写得如何?
突然发现现在的自己写文章的文笔比两年半以前好了……(被PIA飞,这不是废话么!)

13 朋友们觉得如何?
是同人女的都觉得不错,别人就很难讲了

14 自己适合写长篇还是短篇?
我连写短篇都有虎头蛇尾的倾向还写长篇么……

15 ↑为什么?
长了不耐烦写啊,我还有几篇从高中时就积下来的半截子长篇来着……估计这辈子都写不完了

16 写自创文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下一句话该怎么接……

17 写同人文的时候会尊重原作设定吗?
当然会,我基本上还是补完派的

18 喜欢悲剧还是喜剧?
虽然我喜欢喜剧……可是……我自己却……

19 可以接受恶搞文吗?
可以,人不KUSO枉少年嘛,这句话还真有哲理(什么?你问是谁说的?那还用问,当然是我说的~)

20 可以接受真人乱入文吗?
基本上不能,因为这么一来往往有闹剧化趋势,要么就是大把出现平胸人士

21 喜欢甜蜜文吗?
不是很喜欢,可能因为这类文写得好的不多

22 ↑为什么?
同上,其实还是作者的问题,而且太过甜蜜的东西难以打动人心不是么

23 除了写文,会画图吗?
会呀……也许我应该说曾经会?总之现在是不画了

24 觉得自己画得如何
还可以,也是能够拿出手让人看看的

25 买过同人志吗?
没有,这种东西网上都有我何必买,再说书本放在家里被爹妈看到了到底不好~

26 有没有喜欢的同人画家或作者?
我是多么地崇拜Desiree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拖走,消音)

27 自己出过同人志吗?
没……

28 最近预计要出同人志的时间是?
没这个打算

29 最喜欢的BL漫画家?
总不能叫我说尾崎南吧……一时想不起来,我好像不怎么看BL漫画?(真的吗?)

30 最喜欢的BL小说家?
木原音濑?

31 有想过将自创文投过出版社吗?
想过可是……算了,放在网上我已经知足了

32 最想写出什么感觉?
几个月以后拿出来看时发出“哇这居然是我写的,我满厉害的嘛”这样的感觉

33 遇到写作低潮时怎么解决?
找人一起YY

34 不写文的时候通常在干什么?
YY,总之是不要指望我好好学习的,本女王20年都没干过这种事

35 有为自己的作品架网站过吗?
MSN SPACE算么?(注:MSN=美少年……)

36 有过几次想关站跑人的念头?
目前还没有,就算写不了文了,我也可以单纯地写废话嘛,反正不要钱的站

37 写文时最讨厌的事?
被我妈叫去吃饭

38 写文时最喜欢?
半夜三更杀人放火,最好没声音

39 什么时候创作欲望会大增?
被YY高人提点了思路的时候,还有被人催稿的时候

40 曾经喜欢过的配对?
其实我喜欢年下攻……以上。

41 ↑为什么?
不觉得这样很有挑战性么

42 现在喜欢的配对?
Hector×Isaac

43 ↑为什么?
女王受白痴攻,还有比这个更让人YY的么

44 第一次写这对同人的时间?
我好像不敢染指这一对,因为有人比我更厉害而且已经开始行动了

45 平均每天想到这对的时间?
只要看到自然想起,这一对已经成为了我生活常识的一部分

46 写同人文的时候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下一句话TMD该怎么接啊……>_<

47 有因为这对而喜欢的同人作者吗?
华姐呀(事实上我好像也只看过她写的)

48 为什么喜欢这位作者?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49 最不能接受的BL配对是?
小受完全等于女人的配对,看着只觉得在看纯情小白烂,我可是不看口袋本言情小说的呀

50 如果被逼着写不喜欢的配对怎么办?
写!当然得写!不过写着写着就变味了……往我比较喜欢的方向发展……

51 自己喜欢的配对是王道吗?
差不多了,我们那里的人MS就是被我带出来的

52 这对中谁比较弱势?
Hector啊,谁叫他一脸白痴状,更何况对手是女王啊

53 ↑为什么?
同上,推倒呆子,女王万岁

54 若可以,你想对攻方说什么?
你快推快推快推啊,女王在等着你呢!你不推?……我去!!!

55 如果可以,你想对受方说什么?
乖,白痴H不要你我要……

56 两人为什么会互相吸引?
因恨生爱

57 两人的恋情是「禁忌的恋情」吗?
显然啊,一个是为主复仇的黑暗战士,一个是弃暗投明的单纯白痴

58 两人会有happy ending的一天吗?
本来H要为I殉死的,突然半路杀出Julia一只……然后就……

59 如果两人是悲剧,请问结局是?
I死了,H被I的妹妹拐走

60 如果两人是喜剧,请问结局是?
来世请让我做你的女人

61 描述一下攻方的个性?
单纯,白痴,不解风情,实力强大(虽然表面看不出来)

62 描述一下受方的个性?
妖娆BT,极度神经质,占有欲强,崇尚力量,实力强大但是他不巧地以为更加强大

63 这两个人最难下笔的地方是?
H

64 ↑为什么?
我MS不会写H,更不会写如此主动强势的受

65 喜欢配对在原作里的经典场面是?
I说:“来追我吧!作为魔王军最强的恶魔精炼士……”

67 最想对喜爱的配对做什么?
做到死

68 曾经因为看到过写得好的同人文而被「拐走」吗?
一般来说是会的

69 会不会想布道?
布了N只出来,颇有成就感

70 如果原作者出现在你面前,最想对他说什么?…
别动!让我拜拜你

71 看到「18禁」的警告,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旁边有没有人!?

72 写过H文吗?
没,我估计我写不出来

73 为什么想写H文?
想挑战一下

74 觉得写H文简单还是容易?
难!难死了!

75 ↑为什么?
我这么纯洁的人……(被PIA飞)

76 喜欢看H文吗?
不能一概而论,有时候一篇接着一篇看耽美小说的时候我可是一见到H部分就直接SKIP了

77 喜欢看H图吗?
不喜欢,基本上是看到就跑的

78 还记得看过最H的漫画吗?
神经大条了,谁记得……

79 看的时候有没有被吓到?
没有……只是很胆寒,怕被别人看见

80 有没有特殊喜好?(3X或SX)
没有……

81 最不能忍受H文里出现哪种情节?
一进去就不出来了……

82 H文的知识是哪来的?
亲身体验……才怪;当然是看H文看来的,还有18N图片啦

83 可以接受攻受互换吗?
一般来说是可以的,01轮我也不介意

84 看过真人BLX片吗?
突然发现……我还真没看过= =bbb

85 感想是……?
算了,我觉得我没有看真人秀的兴趣

86 看过最夸张的H场面是?
戏水运动兼小受被打残了……= =

87 可以接受「为了H而H」吗?
我原本以为不能接受……最近发现原来也可以甘之若饴

88 同人女的身份是否有带来困扰过?
没啊,我觉得世界变得更广阔了

89 如果当初没有迷上BL,你现在会做什么?
看GL(当作冗谈吧)

90 觉得哪里可以容易找到「同好」?
网上,当然是网上。觉得不够也可以从宿舍开始发展

91 有没有看过国外的同人文?
当然有,全E文的H文都看过

92 有的话,简单描述下和台湾同人文有何不同。
一言以蔽之,比国产的好多了(别告诉我台湾不算中国的)

93 常出没的网站?
黑曜,罪人之塔,路西弗,朝花夕拾等

94 有没有最喜欢的BL网站?
www.blnet.net

95 写文时会先在纸上打草稿?还是直接写在小电上?
先写纸上,基本上写到剧情高潮的时候被叫去吃晚饭,回来发现没了灵感,只好先打字喽,后面的剧情也就拖拖拉拉地直接打了

96 身为同人女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
拍我班俩男生的暧昧照片

97 你会一直持续写下去吗?
会……吧

98 对看自己文章的朋友想说的一句话?
不准笑我

99 想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你丫的当年高考的时候要是这么用功现在会在南师大么

100 终于写完了……||||谈一下对这个100问的感想吧。
耶?我还蛮厉害的嘛
[PR]
# by messiaaah | 2006-01-22 02:40 | 代号Y·质问系列

当时明月在

博雅不知道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了错。
入夜的土御门小路静得吓人。他呆呆地站在安倍晴明宅第的大门前。门,没有像从前一样自动为他打开。强烈的不安攫住他的心,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推开破败的木门。
没有灯光。
冷冷的月亮孤零零挂在天顶,照耀着杂草丛生的庭院。月光下,各式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蓬乱地占据每一寸地面,其间不时传来老鼠的悉索声。高大的紫藤树一如既往地鹤立鸡群,只是在这寒冷的深秋,她也只能在瑟瑟秋风中飘舞着残枝罢了。
明明和平时一样的景色,只因失去那个人的存在,竟然变得如此寂寥,令人心痛。
博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房屋的台阶。屋门发出刺耳的响声在他面前开启。里面是一片黑暗。
——什么也没有。
博雅打心底里希望这不过是他眼神出了问题,也许一瞬的错觉之后,熟悉的家具还会出现在他眼前,熟悉的那人还会对他报以微笑吧。他如此祈求着。
在黑暗中静默了许久,眼前的景象没有丝毫改变。没有家具,没有人的气息,甚至连搬家的痕迹都没有——博雅徒劳地搜遍了房屋的每一个角落,没有找到任何安倍晴明曾经存在于此的证据。仿佛清晨的露珠,晴明消失得如此不留痕迹……博雅颓然坐倒在空荡荡的地板上。
究竟是什么时候,事情开始变得不对了呢?
或许是那个时候吧?那个秋意渐浓的傍晚,博雅与晴明二人如往常一般对坐于走廊边饮酒。没有说话,二人只是一杯接一杯自斟自饮。博雅悠闲地望向夕阳下的庭院。
“博雅。”晴明打破了沉默。
博雅转过头,对面的晴明全身沐浴在金色的落日余晖中,博雅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会怎么想?”晴明悠悠地开口。
“唔……”博雅怔了怔,“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嘛。”
博雅为难地搔搔头:“我想我跑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找回来吧。”
“啊啊。”
“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晴明轻笑一声,没有回答。沉默再一次笼罩二人。半晌,晴明微微叹气:“博雅,你是个好人。”
“你又在耍我了,”博雅苦笑,“没事尽说我听不懂的话。”
“我没有耍你,你真的是个好人,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
博雅“哦”了一声,没有多问。熟知晴明个性的他向来不去追问晴明不想说的话。
从那一天以后博雅确实没有再见过晴明。几天后京城开始传说举世无双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人间蒸发。一开始博雅对此只是一笑置之;听得次数多了,他不禁怀疑,那一天晴明的古怪举动是不是在提前向他宣布自己即将离去的事实。
他想起自己回答就算到天涯海角也会把晴明找回来。
月光中,博雅伫立在与他一样孤单的紫藤树下。
“蜜虫。”他开口呼唤。仿佛有所回应,紫藤的树干轻轻摇动,发出沙沙声响。可是博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告诉我蜜虫,你的主人去了哪里。”
回答他的只有紫藤的枝叶沙沙声。
博雅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傻得可以,像他这种半点灵力都不通的人,就算呼唤到天亮也是没办法召唤出住在树中那位叫做“蜜虫”的式神的吧。果然和晴明一起待得太久,不知不觉竟也对这类本属非常的事情司空见惯起来。
真是太傻了……博雅牵动嘴角,努力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笑容却不争气地塌方,最后博雅哭丧着脸蹲下身来。
我说过的,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回来……你记得吧,晴明。
“我一定会把晴明找回来的,蜜虫。”博雅望着紫藤说,“一定。”
第二天,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的源三位中将博雅辞去一切官职,在众人见鬼般的眼神中孤身一人离开了京城。


博雅不知道这些年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当年抛弃一切独自出走绝非一时冲动,他相信只要安倍晴明这个人还存在于这世上的某个角落,他就一定能把他找出来。就算他死了……
不!那个人是不会死的!博雅的内心强烈地否定着这种不祥的想法。怀着坚定的意志,博雅走过了樱花烂漫的奈良,走过了芳草萋萋的宇治草原,走过了孤独地在月下守望的严岛神社,走过了终年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他不知拜访了多少著名的阴阳师,可是每个人都无法帮他找出关于晴明的哪怕一丝线索。
安倍晴明,似乎真的从日本大地上消失了。
怀着最后一点希望,博雅来到博多港口。无论别人怎么劝说,博雅固执地坚持搭乘下一班商船前往大唐。如果晴明不在日本,那他一定已经去了大唐!博雅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可能性。至于他准备怎样在茫茫唐土上寻找一个晴明,他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终究是找不到的话,不如就客死大唐算了,博雅想。
一切安排妥当准备出海的前一夜,商家派人通知博雅由于风向突然改变,最近几个月都不可能有船去大唐了。博雅不敢相信地跑到海边去看,果然没有一丝好风。博雅绝望了。百无聊赖之中他对着海面端详自己,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脸已经在长年旅行中变得如此老态龙钟。眼光混浊牙齿松动,身体也开始佝偻。伸出手,苍老得仿佛鹰爪。
他愣愣地想为什么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
也许,真的是该回去了吧。
博雅悄然回到阔别多年的京城。世界和他离开的那一天一样繁华,没有人注意一个浑身充满流浪气息的外乡人。博雅漫步在京城的大道,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他猛然发觉自己竟然站在一条归桥上!
博雅愕然。他的心开始颤抖,是不是应该多走几步,去土御门小路重游晴明的故宅呢。不知那里现在怎么样了,也许是一片废墟?还是早已变作他人宅?
博雅呆立在那熟悉的木门前。犹豫了好久,他实在没有勇气推门。他不知道门那边是什么。
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抬起手,门却像多年前一样自己打开了。
同样的庭院,丝毫未变的景色,生机勃勃地跳入博雅眼中。
一位身穿淡紫色十二单衣的美丽女子婷婷袅袅地走到他面前,轻施一礼道:“博雅大人,主人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蜜虫?她怎么会在这儿。千言万语哽在心头,博雅恍惚地跟着她穿过庭院,来到屋门前。女子再度行礼,缓缓隐去了身形。
一切都与多年前一模一样……
推门进屋,摇曳的烛光照亮屋内的种种摆设,什么都没有改变。博雅如电击般怔怔望着端坐在屋内的男子。依然是洁白的肤色,端正的容貌,一袭纯白的狩衣,超然世外的微笑……
能够把他源博雅摧残成一个干枯老朽的岁月对这个男人似乎完全不起作用,他和消失前根本是毫无变化!
安•倍•晴•明!
晴明微笑着开口:“你来了,博雅。”
博雅艰难地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晴明摇摇头:“博雅,你是个好人,可惜太执着。”
“什么……意思……”博雅不明白。
“还不明白吗?你的执着只会让你自己痛苦。缘份自有定数,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可是我毕竟是把你找道到了呀!”博雅大吼。
晴明轻轻一笑。“可是你忘了,我的母亲乃是一只白狐呀。”
他的脸孔开始变化。博雅全身发凉,眼睁睁看着眼前那张秀丽的脸扭曲,变形,长出尖尖的嘴和耳——这,分明是白狐!
博雅震惊得忘了喊叫。晴明霎时间恢复人类的面貌,站起身来。
“博雅,你看我是什么?”
博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呀,我们毕竟是不同道的。”晴明笑着说。平地间刮起一阵狂风,吹得博雅睁不开眼。周围的景物被风席卷而去,博雅感到自己被黑暗包裹。
风的那一边传来晴明缥缈的声音:“博雅,忘记所有的一切吧——”
简直要把人吹散架的狂风中,博雅用尽全身力气呐喊。
我决不会忘记过去的一切~就算你消失到世界的另一头,我也一定会把你找回来!我发誓!晴明!你听见了吗!?晴明————!


博雅睁开了眼睛。神志不清地盯着眼前景物看了好一会,博雅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躺在晴明家的走廊边睡着了!
尽管渐渐有了秋意,躺在暖暖的夕阳之中毕竟还是很舒服的呢。
低头看自己一眼,还是那个年轻的源博雅。
难道说,之前的那一些全都是梦!?
难以置信……还真是个让人不快的梦呢。
博雅回头,看见晴明正坐在身后不远处一边看书一边享用美味的香鱼干。
感受到博雅的视线,晴明稍微抬头:“唔,醒啦。”——继续吃他的鱼干。
想起刚才的梦,博雅颇有些后怕。
更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在睡梦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就更不妙了。
“晴明,”博雅小心翼翼地问,“我刚才有说什么梦话没有?”
“没有啊。”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就好——博雅想。不管怎么说,如此奇怪的梦只要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感慨地对着夕阳眯起眼睛,他听见身后的晴明啪地合上书。
“博雅,我问你,”晴明的话语中满含笑意,“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会怎么想啊?”
博雅回过头,正对上晴明微笑的眼睛,狡黠的笑容。
他突然有种仿佛受了愚弄的感觉。为难地搔搔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知道?”晴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知道什么?”
博雅在心中哀叹,自己真是怎么都斗不过他。
深吸一口气,“晴明,如果你真的消失,那么我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一定把你找回来。”博雅认真地说。
……一定。


2006年1月21日晚 23:18


谨以此文献给晓君,叶音妹妹和中华863。

TO 晓君:这可完全是半夜和你YY出来的产物,看看满意不,你家博雅可真的是被晴明吃定了呀~(猥琐的回音)
[PR]
# by messiaaah | 2006-01-21 23:36 | Messi作品集·原创

噩梦

他常常从噩梦中醒来。
那是个光怪陆离的梦,梦里有战斗和友情的味道,夹杂着阵阵腥风血雨。他能感觉到自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穿梭于梦的各个角落,而每次到了最后,总有一个黑衣黑发的男人以不容反抗的力道将手掌覆上他的额。一阵心悸,一阵剧痛。
透过指缝,他隐约看见男人的脸。男人似乎说了些什么,可是他听不见。
还给我……他听见自己说,然后他就醒了。

他是个平凡的美国青年,有张还算英俊的面孔,还有符合他年龄的开朗性格。大家对他都很好,他平时在大学念书,课余时间也帮他寄住的威尔逊一家打理花店的生意,生活平淡而幸福。
唯一让他不能释怀的是,他没有过去。
确切地说,他的记忆仅仅开始于一年前他在医院病房中醒来的那一刻。如同婴儿一般打量着洁白的天花板和周围陌生的人群,这就是他所能记得的最早的事情。至于姓名住址为什么浑身是伤地昏死在那种荒郊野岭的地方,他完全没有印象。之前十九年记忆仿佛被人强行抹去,对于人们提出的种种问题,他只能茫然地摇头。最后他痛苦地抱住脑袋蜷缩在被子里,医生终于放弃了想要问出点什么来的努力。
J……他喃喃自语,一片空白之中,只有这个字母清晰地印在脑海,他相信这是自己真正的名字。
后来威尔逊老夫妇来接他出院。当初他们在郊外的山上发现不省人事的他,现在他成为威尔逊家的一分子。
就像所有十九岁的少年,他轻易地融入令人这个他本一无所知的小城市,也交到不少年纪相仿的朋友。
在花店帮忙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己能够把绳子操纵得像蛇那么灵活,无论是捆扎货物,还是加固店门,甚至是利用绳索去套高处手够不到的东西,他全都不在话下。
你以前不会是西部牛仔吧,有次看完他的精彩“表演”,莉莉玩笑地说。
莉莉是威尔逊夫妇的孙女,由于父母早早过世,只有和祖父母相依为命。对于这个美丽活泼的少女,他有着不一样的心情。
确实电影上的西部牛仔差不多都使得一手好绳术,但他想如果自己真的住在西部草原,总也不至于一夜之间流落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南加利福尼亚来吧。比起牛仔,他有时悲观地认为从前的自己倒更有可能是黑社会的打手,专门负责拿绳子捆人……反正都是瞎想,谁知道呢。
对于他的“黑社会说”,莉莉向来予以坚决反对。不仅如此,她还自作主张为他起了个Jude的新名字,理由是她绝对不愿意用“J”这种黑社会般的代号去称呼他这么好的人。
有时他会想“失忆”这种只有电影里才有的事怎么就活生生地降临到他的头上。他想自己会不会是个掌握着世界命运人类未来的人,因为知道得太多而被人害了,洗了脑。
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他自己也觉得幼稚可笑。都快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有这种漫画式的幻想。世界是现实的,他很清楚天上不会隔三差五掉UFO,夜路走多了也不会撞见吸血鬼。当初他也一定只是撞到了脑袋而已。
他如此自我安慰,然而他无法解释那熟悉的噩梦为何最近变得越来越频繁。

梦境渐渐变得真实,原先遮住他视线的浓厚白雾一次比一次来得稀薄。他看见自己奔跑在长长的楼梯上,大得诡异的月亮重重地压在天顶,透过彩色玻璃洒下妖冶的红光。他看见自己用紧张得出汗的手挥舞起皮鞭,解决掉一只丑陋怪物的同时,几颗爆裂的火球也击中了身后企图偷袭自己的亡灵。
梦境的最后照例是黑衣黑发的男人覆压的手掌,他无法动弹。
透过指缝,他看清了男人的脸。他看见男人的嘴角挂着一抹悲哀的微笑,他觉得自己就快哭出来了。男人的唇动了动,似乎说了句什么,可是他依然听不见。
不要……还给我……他说,然后梦境戛然而止。

他开始烦躁不安。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门挡在他的面前,他的记忆,他最重要的东西就在门的另一边,他甚至能看到门那边鲜活的影子,能感觉到顺着门传递过来的强烈鼓动,只要将它打开一道细缝,他就可以回归完全的自己——是的,只要一道小小的细缝……
可他没有钥匙。无论怎么努力,记忆的大门似乎坚不可摧。
他知道那把钥匙是什么。好几次他察觉到从远处射来的强烈视线,他猛地回头,身后只有自顾不暇的茫茫人海,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他不甘心。他知道那个人依然待在他的附近,只是暂时隐藏了目光而已。
没有耐心等那个人自动现身,他决定主动出击。
可是对方总是先他一步逃之夭夭。他越来越烦躁,有一天看见马路的另一头一个黑西装黑长发的背影,全身的血液霎时涌上头,在朋友们的惊呼声中他像电影特技演员一般飞跃了繁忙的快车道,钳住那人的肩膀将他转过来——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
不是那个人……狂喜转眼变成绝望,他愣在了当场。看见他奇怪的行动,被他抓住的人连质问的胆子都没有就速速逃离。他茫然若失地呆立了半晌,恍恍惚惚不知怎么地也就到了家。
你是不是疯了?事后朋友们都说。
没错,你们说得没错!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如果再找不到那个人他还会继续疯下去,总有一天他会毁了自己。

噩梦一如既往地袭来,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清晰真实。散发出邪恶气息的大门就在眼前,他回头,身后是长得望不见底的楼梯。恐惧一下子攫住他的心,在最后的大门前,他感到勇气一点一滴流失。身体在颤抖……他使出浑身的力气握紧手中的皮鞭。
不要怕……
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转过头,看见的是那个梦中见过无数次的黑衣人。
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绝对不会失败的。你一定能够消灭德拉库拉——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继承了贝尔蒙特家族神圣血液的你能够消灭他!
他推开了禁忌的大门。
没有任何退路,他只能战斗。太阳隐没在黑暗中,世界失去了一切色彩。他记不起自己如何击败了传说中的魔王,记不起魔王在消散之际留下的最后诅咒,记不起那个人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他的视线被鲜血蒙蔽,血色的蔷薇在月下怒放。
那个人向他走来,他呆立着,空洞的眼神望向对方的脸。
那个人……在说着什么……听不见……
为什么……
那个人在问着什么……可他听不见……
为什么!?
梦的最后,他看见那个人微微地摇头,将手掌覆上他的额。一阵剧痛,心被掏空的感觉,无法动弹。
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刻,他努力地盯着那个人的脸。他看见那个人的唇动了动。
对不起,Julius……
沉沉的低语随着他堕入无意识的火红深渊。

他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全身被冷汗湿透,震颤的余波细细地在皮肤上蔓延。换上干净的衣服,他想自己也许真的该毁灭了。这个梦境太过震撼,深入敌阵的恐怖,以一当百的孤独,传来最后一丝温暖的皮鞭的质感,真实得让他连“不过是个梦”这样的借口都说不出来。闭上眼听着屋外的雨声,他觉得自己好像驾着小船在惊涛骇浪的记忆大海中航行,眼看就要翻船,万劫不复。
记忆的深处,到底是什么……
Julius……他听见一声低语似的呼唤。他惊得跳起来,猛地拉开窗户,根本没有人。
确切说他其实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是在脑中感受到这声呼唤。莫非是……幻听,他想。
Julius……又一次的呼唤直接传入他的大脑,他的心在狂跳。分明就是那个人的声音!
Julius你不是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我在等着你……

他拔腿就跑。跌跌撞撞冲到门口,他连一点点的时间都再不敢浪费,就这样冲进夜半的风雨之中。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他在凌晨的小城中狂奔。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害怕自己只要稍有延误,那个人立刻就会消失。大雨迷茫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方向,只能顺着本能的指引,向前。
风雨夜的公园广场空无一人,他停下脚步。微弱的路灯光芒照亮树丛背后一个黑色轮廓。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向前迈步。回应一般,黑影转身走出树丛,与他遥遥相对。一切的一切失去形体,他的世界只剩下面前的人。
一道闪电划破夜幕,照亮那个人的脸。那一瞬间,他的心脏漏跳半拍。被封印的大门打开一条缝,过去的记忆喷薄而出,在他的体内激突,碰撞,他回想起自己真正的名字——尤里乌斯·贝尔蒙特。
A……ri……ka……do……他艰难地挤出几个拗口的音节。恍若隔世。战斗的记忆在复苏。魔王之子。明明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为何在最后夺走了他最珍贵的东西……
眼前的黑衣男子静静站在寒冷的雨水中。不说话,悲天悯人的眼神让他感到无比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要夺走我的记忆!?他怒吼着冲上前,结实的拳头往有角的脸上挥去。
有角没有闪避,正面承受了他的全力一击,失去平衡跌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
他根本没有想到有角会完全不加以避让。他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在有角眼里未必就比婴儿来得强大。他只有眼睁睁看着有角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艰难地站起身。
为什么……他无力地垂下肩,想笑笑不出来,他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像个女人一样只会问为什么。
对不起。有角低声说。我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
什么叫没有办法!战斗了那么久我就只配得到这种下场么!
对不起,我愿意承受你的任何愤怒,可是我不能把记忆还给你。有角说。
他一拳击中有角的胃部。望着痛苦地弯下腰的有角,他突然感到一阵虚脱。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迁怒……吧,他想。他知道有角必定有他的苦衷。
哪,有角。他说,我知道你这人无论做什么都有个伟大的理由……告诉我,这次是为了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不仅如此我还要把你已经恢复的记忆也封印。
就算如此我也一定要知道!就算马上就要忘掉我也……
黑暗中有角怜悯地望着他的脸。良久,一声低沉的叹息。好吧,有角说。
——只要贝尔蒙特家族传人还持有这血的记忆,我就终将藉此复活。这是德拉库拉的最后诅咒。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封印你的记忆……
就算这段和你们共同战斗的回忆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也没有关系么……他的嘴角弯出苦涩的弧度。他想我究竟被当成一个什么东西啊。
对不起。
我不是来听你的对不起的!
一阵沉默,他在心里对命运低了头。要是连身为吸血鬼猎人后裔的自己都不愿为封印恶魔做出牺牲,这个世界岂不是完了。
……对不起,Julius。我不得不这么做。有角的手掌轻轻覆上他的额,一丝动摇顺着冰冷的手传过来。
我会再次封印你作为吸血鬼猎人的记忆,还有,消除关于今晚的一切——Julius,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有。他微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有角?哪,至少等我死的时候你来参加我的葬礼吧。
——三十六年后,魔王的继承者会出现。到了预言实现的那个时候,我想我们会再见面的。有角的声音听上去缥缈不定,到那时,你会取回你的记忆,我们再次并肩战斗吧……
耀眼的光芒笼罩了他,透过光芒他看见有角悲哀的面容。
说定了,我还会和你一起战斗……你不能毁约……
再见,Julius。
他直直地倒下,倒在凌晨的公园广场。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焦急地呼唤着Jude。

他在自家的床上醒来。天旋地转地调整着视线的焦距,他确定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人影正是莉莉。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他想不起来。
说!你昨天夜里突然跑出去干嘛!?还倒在那种地方!你知不知道你发高烧睡了一整天了呀!
啊?我跑出去?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莉莉大力地摇晃着他,他觉得床都要被她摇塌。
还说没有?要不是我发现得早跑出去追你,你早就淋死在公园里啦~!
可我真的不记得……他委屈地想。不会是失忆症又发作了吧。
莉莉。
什么?
下次我再梦游,你一定要把我打醒。

重感冒痊愈之后,他精神百倍地投入了新的生活。虽然没有十九岁以前的记忆,但他觉得现在的生活真的很不错。万一恢复了记忆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出生就没爹三岁死了妈六岁流落街头十二岁进感化院十八岁被FBI通缉的龌龊人,岂不是得不偿失。
当然,他其实很有信心自己不会是这样的人啦,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好好把握眼前的幸福,名叫莉莉的小小幸福。

2005年1月17日晚 20:46
[PR]
# by messiaaah | 2006-01-17 14:43 | Messi作品集·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