ゲームに目がない|||||


by messiaaah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译作]戦略図

原作者:高時あいか(作者主页:http://www.h3.dion.ne.jp/~junk-j/
原文地址:http://www.h3.dion.ne.jp/~junk-j/text/castlevania/senryakuzu.htm

戦略図

战场就是棋盘,士兵不过是棋子。
对于Mathias而言,战斗和游戏没什么两样。
只是更实际,只是更坚决。
思考战略问题时的他,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类」。
战场上自军也好,敌军也好,地形也好,在Mathias手中统统只是记号罢了。
这是在这个缺乏智慧与教养的骑士世界中,以智慧为唯一武器的Mathias必然培养出的能力。
为了拿出确实的成果,为了获得真正的承认。
所以,感情是不需要的;
所以,他把它舍弃了。
一次又一次构想出的战略,惨无人道的战略。
人们对他充满畏惧。
恐惧不仅仅来自敌军,同样也来自自军内部。
「智将Cronqbist」,好像是个美誉,却也是个恐怖的名字。
灵魂中只剩下无边智慧的人。
没有心的人。
然而,Mathias拥有真正的智慧。
对于自己的冷酷无情,他比谁都了解得更清楚。
他也有一颗时时为冰冷的思考而叹息的人类的心。
知道这一点的,只有两个人。
妻子Elizabetha,以及密友Leon Belmont。
他唯一不能用记号加以替换的特别的存在。
对于Mathias而言,无异于绝对的心灵依靠的二人。
也是唯一把Mathis作为「人」看待的二人。
当他永远地失去这片小小净土时,他开始描绘空白的战略图。
「要把那家伙也牵扯进来吗?」
这张战略图不可或缺的棋子,偏偏是他绝对无法当成棋子的人物。
「Leon。」
Mathias的心否定理性思考,那是第一次。

这次战争结束以后准备做什么?
从一开始,我们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我要怎么办呢。』
Leon认真地思考。
在冰冷的石壁砌成的城堡里,一边等太阳升起一边聊天的记忆,突然闯入Leon的脑海。
『那个时候,那个家伙究竟说了什么啊。』
想起密友的笑容。
由于几乎从不在战场上露面的缘故,友人的面容比Leon白皙很多。
Leon想起有那么几次,那张脸竟然也会染上一层浅红。
『只有说起Elizabetha的事情时,那家伙才会这样哪。』
所以,那一定是幸福的事情。
『什么都没有改变。没有,一件都没有。』
从来不曾变化,如同仪式般不断重复的对话。
如果战争结束了,准备做什么?
我们被幸福的未来所诱惑。
充斥欢声笑语的凯旋。
一遍又一遍的赞誉。
更加坚不可摧的地位。
奉献给神的胜利和荣光。
而比这所有的幸福更加珍贵的,是心爱之人温暖的双手。
『哪里出错了呢?』
一如既往的幸福阶梯。
从来不曾踏错一步,确实也在一步步上升。
和黑发的友人一起,迈向更高的所在。
可是即将到达顶点的时候,一直在身边的友人却消失了身影。
那个时候我们全心憧憬的至高的幸福,其实并没有为友人而准备。
『为什么……!!』
将胜利奉献给教会后,Leon和友人一起往回走。
然而,人数却不够。
前来迎接两位男子的应该有两位女性,可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只来了一个。
然后,原本一定会用纤细的手挽拥住Leon的头,开心地拥抱他的恋人,那个时候却苍白着脸色,在他的胸前恸哭。
再之后传来的话语。
惊愕地回头,友人的身子在他眼前慢慢地倒下。
慌忙伸手去扶的Leon,靠在他肩上的友人精疲力竭。
无意识地寻求着依靠,紧紧抓住Leon的友人的手冷得像冰。
平日里无论什么样的感情都能控制的友人,此刻却被突然袭来的激情完全吞没。
玻璃一样透明的眼珠,鲜明得近乎滑稽地映出周遭的一切。
那一瞬间Leon发现,什么都看不进去的双眼竟然是如此地空洞。
最后Leon只能把友人送回他的宅邸。
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友人用力握住一直在旁照料的Leon的手,不停地说,
我没事,Leon,我没事。
所以。
『战争结束以后,』
你和Sarah一起去她找到的森林中的泉水那里去看看吧?
友人如是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做给他看的微笑。
Leon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想说的话闷在心头,他一句也吐不出口。
只是,在那一刹那Leon本能地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生生地把他和友人隔离开来。
『我,再也没脸站在那家伙面前了。』
在永远失去了所爱之人的友人面前,Leon几乎觉得,甚至连还没有失去爱人的自己的存在都是一种罪恶。
诚实到几近笨拙的Leon感到自己犯下了罪。
永远不会愈合,永远也偿还不清,却谁也没有做错的,罪。
在那之后,Leon变得不敢正眼看恋人的面庞。
感受到幸福的每一个瞬间都变成火焰,灼伤Leon的心。
他的痛苦,恋人全部温柔地接受。
只是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在那个心痛地低头冥想的人身边,将二人的手重叠。
Leon想。
我们的幸福,是怎样建立在如此脆弱的基础上的呢?
从前绝对不会动摇的幸福感受,曾经是那么新鲜可爱,却在一瞬间失去颜色。
不,应该说,幸福已经变成一把刀。
不管Leon怎么想,他怎么都想不出让幸福变得和以前一样的方法。
除了祈求时间的流逝能够治愈创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治愈卧病在床的友人的时间。
究竟能到什么程度呢。
不过在考虑治愈之前——那是能够指着无法治愈的创伤说「这是病」的事情吗?
Leon自己也想不明白。
「Leon大人?」
Leon的思考被唐突地打断。
他抬起眼,寻找声音的来源。
「让阁下久等了,非常抱歉。主人已经醒了,他希望能尽快见到您。」
友人的仆人用不安的眼神望着Leon的脸。
「您没有关系吗?您似乎脸色不太好……」
「我没什么,刚刚只是稍微在思考一下。」
「一定是您等太久了,非常抱歉。」
「没这回事。是我自己愿意等那家伙醒来的。」
进入微暗的走廊。
见惯的那扇门前,仆人向里面的主人报告。
「Mathias大人,Leon大人来了。」
「啊啊,进来吧。」
许久不曾听到的声音。
仆人深深地向Leon行礼,安静地退下。
推开门。
「……好久不见了,Leon。」
从病榻上支起身子的Mathias微笑着迎接Leon。
原本就很白皙的肌肤,现在变得愈加苍白。
「Mathias。这么坐起来没关系吗?」
「没问题。再说了,迎接骑士团最强的Belmont卿还躺着成什么样子。我可不敢这么做。」
尽管口中还是说着挖苦的语言,他的眼里却切实地流露出欢喜之色。
「那么说的话,面会号称世上独一无二的智将的你,我该怎么办才好。要我捧着剑跪下来吗?」
「哈哈,别这么说,Leon。算我不好。」
在准备好的椅子上落座的Leon将手里的东西递给Mathias。
「这是……花?送给我?」
「是啊,因为我不知道探望人该送什么好呀。」
Leon接着花的话题说了下去。
「好可怜的花。你家庭院里长的?」
「没错。我亲手摘的。」
「那么说……」
Mathias忍不住笑起来。
「谢谢了,Leon。不过一般来说这种礼物是送给心爱的女人的。」
「是这样吗?」
苦恼地皱起眉,Leon用手覆上脸。
「抱歉,我对这种事情一点也不了解。」
「道歉就不必了。我对你的本性可真是太清楚了。」
Mathias和平时一样调侃着,微笑起来。
「不过,确实很久了啊,Leon。」
「是啊,明知道你卧病在床……还不请自来,真不好意思。因为好久没来了嘛。」
——我永远也还不起欠你的债了,这样的话Leon死也不会说的。
更何况,在现在这一刻,他还在想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去道歉。
「每次上战场我多半是和你在一起,心里想着要活着回来,然后出阵……回想起那个时候,真的好遥远了。」
Leon的话中隐藏着灰暗的心绪,Mathias点点头。
「以前Elizabetha也这么说过。她说我这一生中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她在一起的还要长。」
Elizabetha。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Leon的心乱哄哄直响。
几乎要变成禁句的,如此温柔的名字。
「Elizabetha……吗?她的话,好像有什么……不对。」
「是吗?我倒觉得是很珍贵的回忆呢,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Mathias怀念地眯起眼睛。
「那个时候真的很忙,没什么时间见面。所以Elizabetha也会闹些别扭呢。」
「别扭?说那样的话,难道是针对我?」
Leon又补了句「我不是开玩笑」,Mathias笑起来。
「唉,可能老是和你的名字一同出现吧。与其说是闹别扭……不如说她是在担心吧。总是和你一起战斗……永远也不得安宁生活。」
眼望向被染成鲜红的窗,Mathias脸上浮起静静的微笑。
「我那个时候说了很多话安慰Elizabetha,发誓说为了你一定会在阳光照到地面之前回来的……到现在还记得。」
在阳光照耀大地之前,Elizabetha自己却已隐身去了幽暗的地底。
Leon不知不觉垂下头。
占据Mathias全部心灵的那个人的面容,Leon清楚地记得。
「……Mathias。我,明天要去战场了。」
Leon低着头,小声地说。
「万一……我觉得这次有可能回不来了……所以来告个别。」
「……你?回不来?」
Mathias将被夕阳染红的面庞转向Leon。
「不行。难道连你也要丢下我一个人走?」
「……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
紧紧地绞着双手。
Leon咬住嘴唇。
「因为没有你在,这次的战斗……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不知道会怎样。」
Mathias浅黑色的眼中映着不可思议的色彩。
「独自一人率领军团的事以前也有过好几次,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不安。」
Leon微微一笑。
「是不是我变弱了啊。」
「Leon。」
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抬起头。
低低挂在地平线的残阳。
这样的太阳,简直就像被黑暗压垮一样,Leon想。
「我们两个,以前总是一起,去战场。」
Mathias缓缓地,然而坚定地说。
没有光源的房间,他看见那张白色的脸缓缓抬起。
「我也觉得,只要有你在的战场就决不会失败。不论怎样艰辛的战局,只要你在,我就知道一定会胜利。」
Mathias的声音混着不可思议的回响。
「然后真的就一直在胜利。常胜骑士团。只要有我们在,什么样的战斗都不会失败。如果我们俩有谁不在……」
「Mathias?」
Leon稍稍带着不安的声音呼唤着友人的名字。
这个声音令Mathias回归了自我,突兀地盯着Leon看。
「怎……么了?你的样子……」
「……活着回来,Leon。」
轻轻闭上眼,Mathias说。
「没有我在的战场。对我而言则是没有你在的日子。我们各自都要战斗,而且决不能输掉。」
Mathias对着一脸迷惑的Leon笑了。
「在你去打仗的时候,我也会好好地和失去Elizabetha的痛苦战斗的。」
「……啊啊。」
Leon终于也安心地笑了。
「直到我们能够再次一同奔赴战场为止……你一定要活下来。」
窗外,星辰开始闪耀。
微弱的光亮映在Leon淡蓝色的眼中。
「我发誓,再次和你一同率领常胜骑士团之前我一定会活下来。」
祈求友人能够痊愈的Leon的誓言。
「我发誓,再次和你一同率领常胜骑士团之前我决不会屈服于痛苦。」
被无法治愈的病痛烧灼着的Mathias的誓言。
「以此为誓。」
送两位战士走向不同战场的契约。
「决不违背。」
战略图的空白,开始填满。

书本一页页翻过。
散发出久不见天日的特殊香味。
记载着炼金秘术的,Cronqbist家的智慧结晶。
超越了时间,所流传下来的,先祖们被诅咒的智慧之泉。
「一起奔赴战场吧。」
书本翻页的声音猝然停止。
「我们发过这样的誓吧?」
指尖停留在细小的字体上。
常人难以阅读的古代文字。
仅仅是无机质的罗列。
「就算是与神战斗,只要有你在的话,也一定能胜利的吧?」
倒映在眼中的文字渐渐失去了意义,Mathias填补着心中的战略图。
天衣无缝,更加确实的战略图即将浮出水面。
「我和你率领的是常胜骑士团呀。」
冰冷的思考。
失去温度的心。
「不可能失败的。你,只要有你在的话。」
走上战场的友人,一定能够活着归来吧。
为了捍卫誓言,他会埋葬一批批敌人,然后活着回归故里。
然后,下一次我们会一同前往。
永远的战场。
「发过誓的吧?」
眯起浅黑色的眼,Mathias合上书本。
「Leon。」
一如往常,Mathias的心被思考所冰冻。
没有人的战略图,即将展开。
[PR]
by messiaaah | 2006-03-20 21:20 | Messi作品集·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