ゲームに目がない|||||


by messiaaah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当时明月在

博雅不知道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了错。
入夜的土御门小路静得吓人。他呆呆地站在安倍晴明宅第的大门前。门,没有像从前一样自动为他打开。强烈的不安攫住他的心,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推开破败的木门。
没有灯光。
冷冷的月亮孤零零挂在天顶,照耀着杂草丛生的庭院。月光下,各式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蓬乱地占据每一寸地面,其间不时传来老鼠的悉索声。高大的紫藤树一如既往地鹤立鸡群,只是在这寒冷的深秋,她也只能在瑟瑟秋风中飘舞着残枝罢了。
明明和平时一样的景色,只因失去那个人的存在,竟然变得如此寂寥,令人心痛。
博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房屋的台阶。屋门发出刺耳的响声在他面前开启。里面是一片黑暗。
——什么也没有。
博雅打心底里希望这不过是他眼神出了问题,也许一瞬的错觉之后,熟悉的家具还会出现在他眼前,熟悉的那人还会对他报以微笑吧。他如此祈求着。
在黑暗中静默了许久,眼前的景象没有丝毫改变。没有家具,没有人的气息,甚至连搬家的痕迹都没有——博雅徒劳地搜遍了房屋的每一个角落,没有找到任何安倍晴明曾经存在于此的证据。仿佛清晨的露珠,晴明消失得如此不留痕迹……博雅颓然坐倒在空荡荡的地板上。
究竟是什么时候,事情开始变得不对了呢?
或许是那个时候吧?那个秋意渐浓的傍晚,博雅与晴明二人如往常一般对坐于走廊边饮酒。没有说话,二人只是一杯接一杯自斟自饮。博雅悠闲地望向夕阳下的庭院。
“博雅。”晴明打破了沉默。
博雅转过头,对面的晴明全身沐浴在金色的落日余晖中,博雅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会怎么想?”晴明悠悠地开口。
“唔……”博雅怔了怔,“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嘛。”
博雅为难地搔搔头:“我想我跑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找回来吧。”
“啊啊。”
“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晴明轻笑一声,没有回答。沉默再一次笼罩二人。半晌,晴明微微叹气:“博雅,你是个好人。”
“你又在耍我了,”博雅苦笑,“没事尽说我听不懂的话。”
“我没有耍你,你真的是个好人,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
博雅“哦”了一声,没有多问。熟知晴明个性的他向来不去追问晴明不想说的话。
从那一天以后博雅确实没有再见过晴明。几天后京城开始传说举世无双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人间蒸发。一开始博雅对此只是一笑置之;听得次数多了,他不禁怀疑,那一天晴明的古怪举动是不是在提前向他宣布自己即将离去的事实。
他想起自己回答就算到天涯海角也会把晴明找回来。
月光中,博雅伫立在与他一样孤单的紫藤树下。
“蜜虫。”他开口呼唤。仿佛有所回应,紫藤的树干轻轻摇动,发出沙沙声响。可是博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告诉我蜜虫,你的主人去了哪里。”
回答他的只有紫藤的枝叶沙沙声。
博雅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傻得可以,像他这种半点灵力都不通的人,就算呼唤到天亮也是没办法召唤出住在树中那位叫做“蜜虫”的式神的吧。果然和晴明一起待得太久,不知不觉竟也对这类本属非常的事情司空见惯起来。
真是太傻了……博雅牵动嘴角,努力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笑容却不争气地塌方,最后博雅哭丧着脸蹲下身来。
我说过的,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回来……你记得吧,晴明。
“我一定会把晴明找回来的,蜜虫。”博雅望着紫藤说,“一定。”
第二天,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的源三位中将博雅辞去一切官职,在众人见鬼般的眼神中孤身一人离开了京城。


博雅不知道这些年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当年抛弃一切独自出走绝非一时冲动,他相信只要安倍晴明这个人还存在于这世上的某个角落,他就一定能把他找出来。就算他死了……
不!那个人是不会死的!博雅的内心强烈地否定着这种不祥的想法。怀着坚定的意志,博雅走过了樱花烂漫的奈良,走过了芳草萋萋的宇治草原,走过了孤独地在月下守望的严岛神社,走过了终年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他不知拜访了多少著名的阴阳师,可是每个人都无法帮他找出关于晴明的哪怕一丝线索。
安倍晴明,似乎真的从日本大地上消失了。
怀着最后一点希望,博雅来到博多港口。无论别人怎么劝说,博雅固执地坚持搭乘下一班商船前往大唐。如果晴明不在日本,那他一定已经去了大唐!博雅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可能性。至于他准备怎样在茫茫唐土上寻找一个晴明,他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终究是找不到的话,不如就客死大唐算了,博雅想。
一切安排妥当准备出海的前一夜,商家派人通知博雅由于风向突然改变,最近几个月都不可能有船去大唐了。博雅不敢相信地跑到海边去看,果然没有一丝好风。博雅绝望了。百无聊赖之中他对着海面端详自己,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脸已经在长年旅行中变得如此老态龙钟。眼光混浊牙齿松动,身体也开始佝偻。伸出手,苍老得仿佛鹰爪。
他愣愣地想为什么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
也许,真的是该回去了吧。
博雅悄然回到阔别多年的京城。世界和他离开的那一天一样繁华,没有人注意一个浑身充满流浪气息的外乡人。博雅漫步在京城的大道,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他猛然发觉自己竟然站在一条归桥上!
博雅愕然。他的心开始颤抖,是不是应该多走几步,去土御门小路重游晴明的故宅呢。不知那里现在怎么样了,也许是一片废墟?还是早已变作他人宅?
博雅呆立在那熟悉的木门前。犹豫了好久,他实在没有勇气推门。他不知道门那边是什么。
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抬起手,门却像多年前一样自己打开了。
同样的庭院,丝毫未变的景色,生机勃勃地跳入博雅眼中。
一位身穿淡紫色十二单衣的美丽女子婷婷袅袅地走到他面前,轻施一礼道:“博雅大人,主人已经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蜜虫?她怎么会在这儿。千言万语哽在心头,博雅恍惚地跟着她穿过庭院,来到屋门前。女子再度行礼,缓缓隐去了身形。
一切都与多年前一模一样……
推门进屋,摇曳的烛光照亮屋内的种种摆设,什么都没有改变。博雅如电击般怔怔望着端坐在屋内的男子。依然是洁白的肤色,端正的容貌,一袭纯白的狩衣,超然世外的微笑……
能够把他源博雅摧残成一个干枯老朽的岁月对这个男人似乎完全不起作用,他和消失前根本是毫无变化!
安•倍•晴•明!
晴明微笑着开口:“你来了,博雅。”
博雅艰难地张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晴明摇摇头:“博雅,你是个好人,可惜太执着。”
“什么……意思……”博雅不明白。
“还不明白吗?你的执着只会让你自己痛苦。缘份自有定数,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可是我毕竟是把你找道到了呀!”博雅大吼。
晴明轻轻一笑。“可是你忘了,我的母亲乃是一只白狐呀。”
他的脸孔开始变化。博雅全身发凉,眼睁睁看着眼前那张秀丽的脸扭曲,变形,长出尖尖的嘴和耳——这,分明是白狐!
博雅震惊得忘了喊叫。晴明霎时间恢复人类的面貌,站起身来。
“博雅,你看我是什么?”
博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呀,我们毕竟是不同道的。”晴明笑着说。平地间刮起一阵狂风,吹得博雅睁不开眼。周围的景物被风席卷而去,博雅感到自己被黑暗包裹。
风的那一边传来晴明缥缈的声音:“博雅,忘记所有的一切吧——”
简直要把人吹散架的狂风中,博雅用尽全身力气呐喊。
我决不会忘记过去的一切~就算你消失到世界的另一头,我也一定会把你找回来!我发誓!晴明!你听见了吗!?晴明————!


博雅睁开了眼睛。神志不清地盯着眼前景物看了好一会,博雅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躺在晴明家的走廊边睡着了!
尽管渐渐有了秋意,躺在暖暖的夕阳之中毕竟还是很舒服的呢。
低头看自己一眼,还是那个年轻的源博雅。
难道说,之前的那一些全都是梦!?
难以置信……还真是个让人不快的梦呢。
博雅回头,看见晴明正坐在身后不远处一边看书一边享用美味的香鱼干。
感受到博雅的视线,晴明稍微抬头:“唔,醒啦。”——继续吃他的鱼干。
想起刚才的梦,博雅颇有些后怕。
更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在睡梦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就更不妙了。
“晴明,”博雅小心翼翼地问,“我刚才有说什么梦话没有?”
“没有啊。”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就好——博雅想。不管怎么说,如此奇怪的梦只要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感慨地对着夕阳眯起眼睛,他听见身后的晴明啪地合上书。
“博雅,我问你,”晴明的话语中满含笑意,“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会怎么想啊?”
博雅回过头,正对上晴明微笑的眼睛,狡黠的笑容。
他突然有种仿佛受了愚弄的感觉。为难地搔搔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知道?”晴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知道什么?”
博雅在心中哀叹,自己真是怎么都斗不过他。
深吸一口气,“晴明,如果你真的消失,那么我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一定把你找回来。”博雅认真地说。
……一定。


2006年1月21日晚 23:18


谨以此文献给晓君,叶音妹妹和中华863。

TO 晓君:这可完全是半夜和你YY出来的产物,看看满意不,你家博雅可真的是被晴明吃定了呀~(猥琐的回音)
[PR]
by messiaaah | 2006-01-21 23:36 | Messi作品集·原创